百度一下

资本动态 | 隆基股份自曝云南取消对其优惠电价政策,影响几何?

2022-06-19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4月5日,“光伏茅”隆基股份(601012.SH)披露,公司于4月1日收到云南省发改委函告,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清理优惠电价政策的要求,取消公司在云南省享有的优惠电价政策和措施,自2021年9月1日起,公司全部用电价格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直接与电网企业结算。

上述消息传出后,二级市场迅速做出反应。截至4月6日收盘,光伏50ETF跌3.27%,隆基股份下跌5.51%,报68.6元/股。

事实上,依托于得天独厚的水电优势及优惠电价政策,云南先后吸引包括隆基股份、晶澳科技、通威集团、晶科能源等多家光伏头部企业入驻。此次云南取消对隆基股份的优惠电价政策,对公司影响几何?对光伏产业又有哪些影响?

隆基股份称半数硅片生产成本受影响

据云南网报道,2015年,隆基股份总裁李振国为新的硅片和切片厂选址考察时,云南省主要领导抛出橄榄枝。2016年3月,隆基股份与云南省人民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就公司在云南省投资建设单晶硅棒硅片、高效电池组件、特色农业光伏电站产业链,带动千亿级单晶光伏产业集群和云南省给予相关优惠政策支持达成合作战略合作意向。

2016年起,隆基股份先后在云南的丽江、保山、楚雄、曲靖4地落子,推动上述战略协议的有效落实。截至2021年末,公司已在云南省形成约67GW的拉晶产能和57GW的切片产能,其在云南已投产的切片产能占公司总产能的比例约为54%。

对于过半硅片产能在云南地区的隆基股份而言,当地取消优惠电价政策对公司有哪些影响?

隆基股份在公告中指出,电费占硅片全工序加工成本比例为15%左右,对公司利润会产生一定不利影响。此外,鉴于公司在云南省内的投资项目不能再执行原合作协议中双方约定的电价,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云南省内投资企业的生产成本。

“云南取消电价优惠后会增加硅片切片环节的成本,但隆基作为光伏龙头,其亦参与光伏产业的多个重要环节,可以进行成本转嫁。”注册国际投资分析师(CIIA)简嘉俊对财经网分析称,隆基股份布局云南,除政策补贴外,亦有想开拓云南市场、脱贫攻坚等原因,长远的战略布局作用更大于短期的补贴收益。

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坤对财经网表示,市场化电价交易是国家电力系统改革的趋势,可以更好的还原电力产品的“商品属性”。由于硅片环节的耗电量不高,电费的市场化路径对于利润影响不大。“面对目前阶段的光伏产品高位价格,企业利润空间还是比较大的,电费增加的成本应该可以消纳,没必要直接传导给下游,何况1.9元/瓦的组件价格已经很高了,很多光伏电站项目的投资收益率已经处于盈亏临界点了,很难再接受上游产品的涨价行为了。”

祁海坤强调,如果市场化电价交易发生在硅料环节,对于光伏行业来说,成本会增加很多。财经网注意到,同样在云南省拥有硅料生产基地的通威股份,目前并未披露公司面临优惠政策变动的情形。

据国泰君安测算,目前单晶硅片非硅成本约为0.11元/W,按照目前含税电价预计0.25元/kWh,电力成本约为0.0165元/W,约占总体非硅成本15%左右。如果测算电价分别上涨1/2/3毛/kWh,对应非硅成本提升约0.66/1.32/1.98分钱/W。

内蒙古迎光伏投资潮,光伏企业不享受优惠电价或成常态

值得关注的是,面对电价优惠政策的取消,隆基股份透露出不再云南继续投资的意图。

目前隆基股份丽江三期年产10GW单晶硅棒建设项目、曲靖二期年产20GW单晶硅棒和30GW单晶硅片项目、曲靖年产30GW单晶电池项目尚未开工或投产。隆基股份提示称,公司在云南投资项目中未完成的部分存在发生变更的风险。

“隆基股份之所以布局云南,有很大原因是云南当时给他的优惠电价,如果云南这边不给电价优惠的话,可以想象隆基股份会布局其他地区,比如说最近内蒙那边,可能看中了风电的一些优惠价格。”广州商学院经济学院副教授胡浩对财经网如是说。

隆基股份于3月13日披露公告,根据战略发展需求,公司与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伊金霍洛旗人民政府于2022年3月12日签订《投资合作协议》,就公司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蒙苏经济开发区投资建设年产20GW单晶硅棒和切片项目、30GW高效单晶电池项目及5GW高效光伏组件项目达成合作意向,项目预计投资金额为195亿元。

据内蒙古自治区“十四五”能源发展规划,新能源成为能源结构调整的主力军,占近1/3电力装机和1/5的全社会用电量,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提高2.7个百分点,自治区成为全国最大新能源生产基地和消纳利用地区。

财经网注意到,包括上机数控、东方日升、江苏阳光等光伏企业近年来纷纷披露其在内蒙古的投资规划,包头成为内蒙古光伏产业集群的重点城市。

另一方面,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光伏产能的逐步扩大,光伏企业不再享受优惠电价政策或成为常态,企业应通过降本增效,探索出摆脱优惠政策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简嘉俊认为,未来光伏企业进行产业投资应审慎考虑补贴期限、补贴金额等。企业应该加强与地方政府的密切沟通,基于产业布局、政府补贴等因素,选择对企业自身最有利的选址。“虽然目前国家大力发展光伏,但光伏企业更多应摆脱前期的补贴依赖,探索出可持续发展道路。”简嘉俊称。

祁海坤则预测,光伏企业不再享受优惠电价政策也许会成为行业发展的新常态,全国市场化电价交易趋势下,电价的杠杆作用会更加明显,全国电力系统一盘棋的大棋局也会加速行进,跨省、跨区输电网络的形成,会使得低电价时代渐渐成为过去。

李璐/文